覆蓋25省份的霧霾,在持續一周後終於漸次消散了。這要歸功於風。好在,大自然總是要颳風,要下雨,冬天會有冷空氣南下,夏天會烈日當頭,這樣,我們就能夠相信霧霾總是會散去。但我們也知ARMANI道,霧霾還會到來,將城市掩映在朦朧之中。但也不只是城市而已。
  過去說到霧,常常讓人產生美感,那是大地上的雲,伸手可及的紗,飄渺的水氣。如果沒有霧,中國的詩與畫會缺少意象。而現在,霧與霾已經聯繫起來,霧的含義已經改變,想到霧,想到的是PM2.5、污染物。漢字被造出來時,霧靠燒烤著雨,與水同類。現在,霧是飛懸的灰,像水霧一樣不可隔擋。
  霧在製造這個時代無可奈何的樂趣,有人總結其好處甚至有5條之多,說它使人們更團結,更平京站美食等,更清醒,更幽默,更長知識。如此無可奈何的總結,還可以繼續下去,霧霾的好處也將發掘得更多。
  媒體告訴人們,霧霾還真切地推動了科技進步,“我國首批具有抗霧霾功能的火車頭交付使用”了。看標題,我以為是說這火車頭能夠像雷達一樣,使霧霾不影響到視線;看內容,才知道這火車頭是使車頭不因霧霾而當鋪影響到通斷電功能。
  社會需要比一百所大學更能推進技術進步,實非虛言,因為我們有更多設計裝潢的霧霾,所以我們能夠研發出抗霧霾的車頭。但如果這片大地上本來就頻發的霧霾,那麼也就不必去抗霧霾了,所以技術進步即使果然令人高興,也未必不是一種反諷。
  中央氣象臺的首席預報員在電臺分析,本輪霧霾的“罪魁禍首”,乃是靜穩天氣,而未來,則不排除霧霾再次卷土重來的可能。霧霾卷土重來,其實不待首席預報員說,而霧霾原因的分析,讓人想到技術人員的局限。我知道,僅僅一兩年前,氣象局都不肯作霧霾的播報,因為霧霾不是氣象問題,而是環境問題。現在氣象員播報霧霾了,用的卻是氣象的眼光,所以將天不颳風作為霧霾的禍首。雖然氣候是在變化,全球是在變暖,但靜穩天氣卻是從來就有的,早些年並沒有今天所說的霧霾,至少是沒有這麼多。我以為環保部會更加註重環境原因,但看環保的霧霾通報,列在首位的原因依然是“氣候條件不利於污染物的擴散”,第二位的才是“大量污染排放源源不斷”。當然,通報也承認“內因是決定性因素”,於是我們看到霧霾嚴重了會有應急響應。被霧霾裹住了,就應急地停產一些企業,停駛一些汽車,但企業和汽車不能一直停下去,所以措施真的只是“應急”。這堅定了我們“霧霾主要在人,驅霾主要靠天”的信念。
  現在,霧霾中的人們,是只知埋在了霧裡,但不知霧霾從何而來的。前幾天有報道說,明年預報霧霾將要同時播報霧霾來自何處。不知道這是否會形成一種口水的戰爭。就像現在日本、韓國甚至遠隔重洋的國家,都會把空氣質量的下降歸結於中國的霧霾,明年,圍繞霧霾來自何處說不定就會是地方之間的太極推手。例如有的地方可能更樂於把霧霾歸結為燒秸稈,而有的地方更樂於說那是煤煙,有的行業會希望說那是汽車尾氣。
  曾經,倫敦以“霧都”稱名於世,經過幾十年治理,“霧都”就成了倫敦的曾用名。遷工廠,禁燃煤,用無鉛汽油,城區內不露土,建綠地,如此等等。現在,中國的霧霾成因何在尚不明瞭,而且“轉型發展”也未必被地方認為很緊迫,我們會有多長時間要指望天象不“靜穩”來掃除霧霾,誰知道呢。
  (作者系知名評論員)
(原標題:環保何時不再靠“吹”?)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dragon

ls47lszbg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