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我國的反壟斷既有反市場壟斷的共性,更有反行政壟斷的特性。對奧迪、微軟、高通等企業的反壟斷調研,是反市場壟斷的舉措。與此同時,輿論關於打破行政壟斷的呼聲也非常高。
  今年以來,有關部門把反壟斷作為重點,不僅展開了對汽車等行業的反壟斷調查,對壟斷行為“動真刀子”。其中尤其值得關註的是,國家發改委於9月11日通報對一起行政機關的反壟斷調查——河北省交通廳、物價局、財政廳規定河北省客運企業享受過路過橋費半價優惠,但其他省份車輛則不能享受該優惠,這涉及歧視性規定。國家發改委已給河北省政府發出執法建議函,建議他們責令這三個部門改正錯誤。
  反壟斷調查主體從企業擴展到行政機關,這是個值得註意的信號。
  很長時間以來,各級政府掌握資源配置,決定產業發展,甚至直接參与某些產業投資。在這個增長方式下,政府投資的大量項目,很容易形成行政壟斷的格局。這種“非市場化”或者“半市場化”,往往成為制約市場活力的重要因素。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市場決定”,就是要打破壟斷格局,使社會資本能夠“非禁即可”地進入到各個領域。由此實現增長方式從政府主導向市場主導的轉變。
  因此,與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反壟斷相比,我國的反壟斷既有反市場壟斷的共性,更有反行政壟斷的特性。對奧迪、微軟、高通等企業的反壟斷調研,是反市場壟斷的舉措。而與此同時,輿論關於打破行政壟斷的呼聲也非常高。從這個角度看,國家發改委對河北省的一項歧視性規定提出反壟斷調查,是我國打破行政壟斷的標誌性舉措。
  客觀地看,要打破行政壟斷,恐怕還需要更強有力的力量。究其重點,恐怕以下幾項最為迫切:
  第一,加快打破服務業領域的行政壟斷。服務業已經成為我國發展的主要動力。目前行政壟斷有很大部分集中在服務業中。這次河北通報的行政壟斷案例,就是交通運輸領域。要釋放市場活力,需要加快打破服務領域的行政壟斷,加快市場開放。儘快開放教育、醫療、文化等公共服務領域的市場,打破現行的公用服務供給的行政壟斷格局;構建平等準入的環境,放寬“準入門檻”。
  第二,加快國有企業改革,儘快在競爭性領域退出,更加集中地投入到公益領域中,發揮國有資本的作用。對於交通運輸這樣的競爭性領域,完全可以通過引入社會資本的方法加快發展。其中關鍵是加快政企分離,切斷企業和政府之間的特殊利益關係,消除不合理的行政保護和行政特權。當前,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取消壟斷行業、國有企業的行政級別。按照“市場化、職業化”要求,取消國有企業行政級別,國有企業領導人員不能再保留官員身份,削弱壟斷企業在政治和社會中的影響力。
  第三,儘快建立統一的國家反壟斷執行機構。《反壟斷法》把反壟斷執法權集中到反壟斷委員會,但反壟斷執法權分散在三個部門——商務部反壟斷局、發展改革委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以及工商總局反壟斷與反不當競爭執法局。適應反行政壟斷的要求,需要儘快建立相對獨立的、專業的反壟斷執行機構,有效強化反壟斷力量。  (原標題:反壟斷要打準行政壟斷的“七寸”)
創作者介紹

dragon

ls47lszbg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